上海行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忆梦尘原
来源: | 作者:微晋屾 | 发布时间: 2022-03-18 | 9374 次浏览 | 分享到:
在一个繁华大陆的某处,一座古老且庞大的城市中,聚集了无数强大的生灵,有人族、兽族、妖族、骨族、敖天族……等各个种族的强者。他们每个看起来都异常的激动,扯着脖子相互呐喊着。
没有人知道这个“巨碗”是怎么形成的,但是所有生灵都知道,这个形如巨碗的地方,是个货真价实的聚宝之地啊,因为在这里经常会随机…

第一章 神秘消失


在一个繁华大陆的某处,一座古老且庞大的城市中,聚集了无数强大的生灵,有人族、兽族、妖族、骨族、敖天族……等各个种族的强者。他们每个看起来都异常的激动,扯着脖子相互呐喊着。

如果从远处望向这个城市的市中心,会发现它其实很像一个巨大的碗,没有人知道这个“巨碗”是怎么形成的,但是所有生灵都知道,这个形如巨碗的地方,是个货真价实的聚宝之地啊,因为在这里经常会随机出现各类稀世宝物。

再进一步看的话就会发现,这个天然形成的巨碗是缺了一个小口的,在“巨碗”的碗口上有一条很长很细微的裂缝沿着这个巨碗口的小口子直达碗底。虽然这条裂缝相对这个“巨碗”来说,就好比是这个巨碗的碗身上出现了0.1毫米的裂缝,很细微。但实际上这个“巨碗”太大了,这个相对巨碗来说只有0.1毫米的裂缝,却足足可以让50名壮汉并肩通过,可见这个巨碗之大。

因为这里经常会有宝物出现,久而久之聚集在“巨碗”的生灵越来越多,从而这里也被逐渐建设成了一座巨大的城市,被世人称作巨碗城。而那个形如巨碗的地方,便是如今巨碗城的市中心了,那里面可是热闹非凡,百业盛兴。

而在这市中心的最核心处,有一个被各大势力共同看管的区域,这个区域只有各大势力的生灵才能进入,或是通过实力来获得进入其中的资格,而这个区域被他们称作竞宝区。

在这竞宝区中的宝物,那才是真正的稀世至宝,拿出任何一件宝物,都足以当一个大宗门的镇派至宝了。相传早期的时候,一些小宗门就是因为机缘获得了这里的宝物,才能在这万派林立世界当中,跻身到了大宗门之列,那些门派的掌门更是傲视群雄。

然而很久已经没有这等幸运的小宗门再出现过了,因为这个地方(竞宝区)后来就被诸多大势力给联合垄断了。如今这竞宝区中正是到了开宝的时候,到处都是此起彼伏的喧闹声。

 

此时在距离巨碗城还有150千米的地方,一行人正快速地在地下50米深处潜行,这一行人共5人,3个中年男人、1个美妇人和1个7岁的微胖小男孩儿。

“族长,快到巨碗城了,我们应该还有半日时间就能到。”其中一个长着一双鹰眼的中年男子说道。

“嗯,好。我们继续加速前进,那群老家伙们,每次抢宝物跑得比谁都快。”一个为首的中年男子冷哼道。

“是啊,族长,骨族的那群家伙上次可是得到了巨威虎的一截虎指骨,就是这一截虎指骨就让骨族那小子突破到万象境圆满了,估计过不了多长时间都要追上,只高他一个境界的皇甫家那位天才少女皇甫蓉喽。”另一个长着一双熊眼的中年男子一边说着,一边撇了撇旁边的美妇人一眼。

“嘻嘻…嘻嘻…,天熊啊,虽然我们炼体者和他们不一样,但皇甫蓉的战力已经快要追上我了,你是想说那些个年轻人快要追上我们咯,嘻嘻…嘻嘻…”那个美妇人笑吟吟的对熊眼中年男子说着。

“哼,追上你是快了,但是要追上我还早呢,我和你还相当于差了一个境界呢,更别说比我还高一个境界的族长大哥了。”熊眼中年男子冷哼道。

“好了,抓紧赶路,这次火麒麟的指骨我们一定要拿下,这十年我们可是准备充足了,而且开儿的出生,诞生了我们族中有史以来最强血脉天赋的人,哈哈”为首中年男子一边说着一边欣慰的笑着看向一旁。

 

但突然间为首中年男子脸色大变,慌张地左右四处张望。其他3人也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也在着急又紧张的四处寻找着什么。

“开儿呢,怎么不见了!”为首中年男子暴喝。

“就刚刚我们谈话间,还在这儿的呢,怎么突然不见了?!”美妇人惊恐道。

“我们赶紧分头找,半日后再此汇合!”为首中年男子冷静地命令道。

 

4人立刻四散开来,焦急地寻找小男孩儿项开去了…

项开虽然只有7岁,但是他的血脉天赋却是整个家族中有史以来最好的,也是他们族中最有潜力冲击那个境界的人,按照武道境界来说就是仙境,但是现在却突然莫名的消失了。可想这4人的内心早已万马奔腾,尤其是这个为首的中年男子,他心中的万马正疯狂嘶吼着。

若是小男孩真的丢了,那他们4人可都是家族的罪人了,而这为首男子就是这个家族的现任族长,也是这个小男孩的父亲。他是更加无颜面对族人以及小男孩的母亲了。

这天的时间是54万3210年8月13日,这个时间是生活在这片大陆的人们,自从知道计时起开始计算的时间。至于这片大陆,存在多久了,就没人知道了。

 

半日后,4人重新汇合了,但是小男孩始终没有找到,消失得一点征兆,一丝痕迹也没有。

“走,我们一起上天机阁,找诸葛老头去!开儿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无故无踪地消失了,这太诡异了,找诸葛老头或许能算到些什么。”说完族长就让鹰眼中年男子带着大家从地下穿行,往天机阁赶。

 

一日后,4人慌忙的赶到天机阁,4个人都是灰头土脸的异常狼狈,本来要3天的行程,他们硬是用1天跑到了。

不过到天机阁的大门前,被守门的弟子拦下了,暂时无法入内,虽然他们战力都远高于守门弟子,但天机阁的地位比较特殊,而且他们过来是有求于人的。

所以他们4个人,就是规规矩矩的让守门弟子拦下了。被拦下的原因是“容装不整者,不得入天机阁。”

这毕竟是人家天机阁定的规矩,既然要来求人办事,自然要虔诚些。

他们4人就在附近店家梳洗换装完毕后,再次来到天机阁大门前,这才被守门弟子放行进入阁内。

接着又是一番流程,以及这个禀报那个通知啥的,花了半日时间,族长等人终于是见到诸葛轩了,也就是族长说的诸葛老头了。

 

“诸葛老头,你贼的很呐,是不是你故意和阁里弟子吩咐过的,我项前过来找你的话,就得多走几个流程啊,另外还加点磨洋工在里面的?”族长看似气愤地说道。

“项前老弟啊,你真的误会诸葛哥哥我啦,我巴不得见到你,想和你促膝长谈呢,你知道的,这天机阁的规矩,我们是不能出阁的。有个这么志趣相投的老弟找我聊天,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给你多加什么流程呢?”诸葛老头一本正经地说道。

“你看,知道你要来了,都已经给你们沏好了我珍藏数十年的茶,不信你们过来看看?”诸葛老头接着激动地说道。

他如此激动其实是因为太心疼了,这茶连他自己都不舍得喝,所以都珍藏几十年了,他是打算在自己修为遇到瓶颈时喝这个茶的。这茶世间罕有,就算有这种茶的那些老家伙们,也都是珍藏着等着关键时机再来喝这种茶。

诸葛老头只是沏了这6杯茶,一下子就用去了三分之一的茶叶了,所以他显得异常激动。

项前4人走到一张古朴的茶桌前,看到这几杯沏好的茶,的确不同非凡,隐隐间能感到某种契机在茶水间不断流转着。

其实他们早在房间外,就已经闻到了浓郁的茶香,现在看到这茶更是震撼不已,当看到这茶水时,8只眼睛的视线就一分也没离开过这茶了,激动得使劲儿咽口水。

项前也是这方大陆上顶级一类的强者了,他什么好茶珍宝都见到过,但看到这茶后也是口水连绵不绝。

“咳、咳咳,咳、咳、咳”诸葛轩在咳嗽中夹带着修为之力,才让项前4人的视线勉强从这茶水中引开。

稍微清醒过来的项前,激动地说道:“轩老头,这难道就是那世间罕有的,悟~道~茶?!”

诸葛轩心疼的点了点头。

“轩老头,看在这茶的份上,你让我们把儿歌抄10遍,一盆水顶头顶10分钟,还有…这些流程和磨洋工的事情,咱们就不提了。”项前激动得说了一堆流程的事情。

项天熊和美妇人相视了一眼,无奈的笑了笑。其实他们自己都知道,自己这是捡了天大的大便宜,这可是那几个为数不多的顶级强者都无法求得的莫大机缘啊。

至于诸葛轩为什么这么做,一是因为他和项前的关系确实很铁。二是因为诸葛轩似乎算到了项前会有什么不测的危机。让他喝这悟道茶也是希望能助他实力提升,有助于渡过他的未知危机。

鹰眼中年男子提醒道:“族长,族长,咱们过来还有正事,冷静、冷静。”

这一下立马把族长项前及其他2人给惊醒了,的确还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来找诸葛老头的。

“诸葛老头,这次来找你是让你帮我算一算我的孩儿的,他2天前突然无故的消失了,一点痕迹也没有,怎么都找不到,你看这是怎么回事?”项前凝重地说道。

诸葛轩此时心头一紧,前些天我算了一卦,知道今天有个难缠的卦要算,还有可能算不出来,这要是算不出来,不就砸了自己名声和天机阁的牌子么,而且这卦诸葛老头还推脱不了,必须得他算。

当今天听闻项前来找他时,立马就断定了这难算的卦肯定和他有关,所以才吩咐弟子给项前多加些特殊流程,让自己缓缓,不过到现在他还没缓过来。另外也是知道是项前过来后,才开始沏这些茶的。

不过此时听到是项开无故失踪了,诸葛老头真的认真起来了,因为项开这孩子他是非常喜欢的,而且项开的名字还是他给取的呢。

诸葛轩问道:“项前老弟,你身上可有开儿的随身物件,最好是他本身的。”

“有,有,有,你看这指甲行不行,这是开儿他娘给他剪指甲时留下的。”项前激动地说道。

顿时诸葛轩和项天熊3人,都惊异的看着项前,连开儿剪下的指甲都能备着,可真是个人才啊。

 




第二章 一段画面

 

此时巨碗城,市中心核心区域,竞宝区中。

“哈哈,项前那个家伙还没有过来,速度真是太慢了,哈哈哈。”一名骨族的强者大笑着说道。

“是啊,哈哈,他们一族只能炼体,最多就还会个所谓的遁地术,哈哈。”另一名骨族强者也笑道。

“他不能来最好,那这火麒麟的指骨我们得到的胜算就更大了。”为首的一名骨族说道,并看了看在场的四周。

这时天马族那边一道冷哼声传来,“这火麒麟的指骨谁能得到还说不定呢!这指骨可不单单对你们骨族有用,对我们天马族可也是有用的。”

“哼,你们天马族要火麒麟的指骨,能有什么用?就不怕反噬了你们自身血脉么!”为首的那名骨族强者冷声说道。

那名天马族生灵大声笑着说道,“这火麒麟指骨对我们天马族来说当然有用啊,骨老头啊,你想想啊,我们若是有个火麒麟的指骨,然后再往我们族的大厅中那么一放,一显摆,这不一下子档次就上来了嘛!毕竟那可是传说中的神兽啊,虽然我们不能用,但是养眼啊,你说是不是,哈哈哈!”

“天马陵!既然你想要,那我也很欢迎啊,咱们公平竞争嘛。哎呀,可我就是担心你啊,到时候可别赔了夫人又折兵啊!现在我已经提醒你了,到时可别怪我没说啊。”为首的那名骨族强者回应道。

天马陵又是大笑着说道,“哎哟!那可真是多谢骨老头你的提醒,我到时会注意的。不过万一不小心被我们拿到了,你也不用太灰心,我还是很大方的,可以给你摸那么两下这个火麒麟的指骨,哈哈哈!”

“哼!那咱们就拭目以待吧!”为首的那名骨族强者说道,之后便不再搭理天马族的那些生灵了。

……

在这竞宝区中聚满了那些大势力的生灵,以及那些获得资格可以在此参与夺宝的,实力强劲的散修们。这里的喧嚣声是一波又接一波。

这时一道威严的声音从竞宝区的中央传来,“各位,大家静一静,我现在宣布宝物之争正式开始!宝物最终谁能获得,大家各凭本事吧!”

……

 

此刻某处的一个山洞,只有一个7岁的微胖小男孩在这山洞中。

“父亲,快来救救我,我走不出去了啊,这是个什么怪地方啊,我怎么走不出去啊!有没有人啊,救我出去啊!我大好的青春啊还没开始,就被困住了,我这有史以来族中最强血脉天赋,岂不白瞎啦啊…”小男孩焦急又憋屈地喊道,他已经在这山洞中喊了2天了。

 

另一边,天机阁,诸葛轩的房间中,只有项前4人和1个诸葛轩。

诸葛轩已经知道这次难以卜算了,就拿出了好久不曾动用过的一个古老斑驳的龟壳,这个斑驳的龟壳上隐隐有着某种规则在流动着。一般体修是无法感受到这种规则之力的,可现在项前4人虽是体修,却还是能隐隐感觉到其中奥妙的契机,在龟壳的纹路间不断流转着。

这时诸葛轩拿起了项开修剪后剩下的指甲,在这指甲上包裹了一道白色的符文,然后放入了仍冒着缕缕雾气的悟道茶中。浸泡了10分钟后,小心地将指甲取了出来,此时这指甲上包裹的白色符文已经沁入到指甲中了,而且还隐隐有蓝色的光点从指甲上闪出。

诸葛轩一边小心的拿着指甲,一边好像是有些心疼地说道:“这可是用悟道茶的契机之力将指甲的杂质给去除掉,同时指甲上也会带有一丝契机之力,这样卜算会更有效果。”

只是诸葛轩没说的是,这种卜算方法,是没人会这么做的,一是因为悟道茶异常罕见,是没有几个生灵能拥有,二是就算拥有悟道茶的生灵,也不舍得像诸葛轩这样做的。这可是能让修为瓶颈停滞几百年的那些顶级强者们,可以悟道成仙的契机之茶啊。

而且因为这一杯悟道茶是用来占卜用的,占卜者也会因此占上卜算的因果。所以这悟道茶一般是不能再用来喝的,而且这次占卜的还异常诡异难测,就更加喝不得了。若是喝了就会沾染未知难测的因果了。

诸葛轩小心翼翼地把指甲放在那古老斑驳的龟壳中,自己则是盘膝而坐,闭目凝神开始卜算了。

瞬间,便是一道道白色与蓝色的符文在诸葛轩的身前交相流转着,然后这些白色与蓝色交相辉映的符文尽数在那古老斑驳的龟壳旁,不断地流动着,但是仍然没有触碰到那个指甲。

过了3分钟,那白蓝交相辉映的符文,仍是没有触碰到那指甲分毫,此时的诸葛轩额头上已经渐渐有汗珠渗出了。

而此时在一旁为诸葛轩护法的项前4人,也是心中捏了一把汗,尤其是项前,此时项前心想:“这是怎么回事?之前我也看过几次轩老头卜算,也没见轩老头出过一滴汗,可现在才过了3分钟,他已经有些许汗珠了,算了,先不多想了,安心地等待吧。”

又过了1分钟,此时的诸葛轩已经是大汗淋漓了,不过那白蓝交相辉映的符文流转的速度比之前快了3倍,现在这符文似乎有些可以靠近那指甲了。

直到诸葛轩的嘴角隐隐有一丝鲜血流出时,那些白蓝交相辉映的符文才真正开始触碰到那指甲了,并逐渐的没入了指甲中。

随着白蓝相间的符文进入指甲,诸葛轩现在可以透过指甲中的因果契机,去朔源项开此时的位置了。可是当诸葛轩的神识进入这指甲中的因果契机时,看到的只有层层浓雾,四周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他也迷失了方向,紧接着诸葛轩暴喝一声:“开!”

紧接着诸葛轩顿时睁开双眼,并且一口老血直接喷了出来,这起码得有5米远。

项前见状,顿时紧张起来了,说道:“轩老头,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无碍,只是一时没把握住。”诸葛轩强装镇定地说道。

其实诸葛轩心里已经慌得万马奔腾了“这是怎么回事?我诸葛轩百年内算卦无数,从未失算过,这次连是个什么都没能看清,而且还用上了玄极龟壳和悟道茶这等罕见宝物啊!”。想到这儿,诸葛轩又一口老血喷了出来,脸色略有些发白。

“诸葛兄,你真没事?!”项前有些忐忑的问道。

“项前老弟,真没事,待我呡上一口悟道茶,先压压惊。”说着诸葛轩就拿了一杯悟道茶,呡上了一口,顿时气色就立马好了,接着又在之前浸指甲的那杯悟道茶上,用手轻轻一抹。

接着诸葛轩又气定神闲地说道:“项前老弟,刚才一时没把握住,待老哥我再重新卜算下。”并且示意项前等人放心,自己是真没事。

不过项前神色看起来还是比较凝重的,因为他知道诸葛轩的卜算之术是有多厉害的,他说第一,就没人敢说第二。现在这情况他是已经知道是有些棘手了,要难为诸葛轩了。

此时诸葛轩调整好状态后,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盘膝而坐,闭目凝神开始卜算。

诸葛轩用同样的方法让神识进入了项开指甲的因果契机中,同样也再次遇到四周白茫茫的层层浓雾,这次他有备而来,诸葛轩抬起手指隐约间有某种契机规则在他的手指间流转,原来是他刚才在浸泡项开指甲的那杯悟道茶上一抹,将一些悟道茶的茶水锁定在了手指上。

紧接着他在浓雾中用锁着悟道茶水的手指写出了一个“散”字。然后将这个“散”字轰击在了浓浓白雾上,那些浓雾这才开始慢慢褪去。

可是尽管褪去了些浓雾,但是剩下的还是有一层雾阻挡着,依旧还是看不清啊。诸葛轩此时早已无法淡定了,同时似乎是下了某种决定。

“开!”诸葛轩再次退了出来,但这次没有吐血了。

现在整个房间内都异常安静,项前4人此时也没有说话,紧接着就看到诸葛轩直接把浸泡过项开指甲的那杯悟道茶,一饮而尽。

然后诸葛轩施展出了一种禁术,当诸葛轩施展禁术后,项前4人这时已经能感受到诸葛轩的境界气息开始在跌落了。

此时项前已经慌了,赶忙要上前阻止诸葛轩,但是被鹰眼中年男子阻止了,示意他不要冲动,这时诸葛轩自己的决定,若现在阻止有可能反而会害了诸葛轩。

项前此时眉头紧皱,拳头紧握着,手掌都被自己的手指掐出血来,“要早知如此,我宁可不要找开儿的下落了,诸葛老哥,我项前和项开没这个资格让你如此啊!”此时项前整个人都显得异常凝重与悔恨。因为他知道诸葛轩和他一样也是现有顶级强者之一,且比他还要稍微强上一些,若能再往上迈一步的话,就是仙境了。

但此时看着诸葛轩的境界气息在明显的跌落,项前自己已是心如刀绞,最终在跌落到一个大境界后停止,诸葛轩此时的修为只和项天熊的战力相当了。而这份用禁术剥离出来的修为被他融入到了那杯喝进肚里的悟道茶中。

接着没有停歇,诸葛轩再次盘膝、闭目凝神。

这一次他借助悟道茶浸泡过项开指甲的因果契机之力,与自己在茶中融入的那份祭献的修为之力,另一个就是他的卜算因果血脉之力,将这三种力量都融合了在一起,汇聚于手指之上。

这一次诸葛轩艰难地用手指写出了一个比之前大了10倍“散”字,那四周层层环绕的浓雾,这样褪去了大部分浓雾,只剩下了些许浓雾,但还是无法看清。不过这次能模糊地看见前方像是有三个非常朦胧的人影,只是模样依然是根本看不清的。

这时诸葛轩再次施展了一个术法,而正在紧张的为诸葛轩护法的项前4人,此时却突然看见诸葛轩的双眼中流出了股股鲜血。4人顿时大惊,项前心中也是忐忑到极点,担心诸葛轩会出事,好几次他都有阻止诸葛轩的冲动,但他知道现在已经无法阻止了,现在他的心中是悔恨万分。

而此时的诸葛轩不管双眼是如何的流血,仍是穷尽目力,使劲的朝那三个朦胧的人影看去,最终在鲜血映照的眼中,他看清了一个人的脸庞,他一下子就认出了是项开,看起来似乎也有10岁的模样了,只是变得更加消瘦了,瘦骨嶙峋的样子,像是许久都没有吃过东西了,蜷缩在一处一动不动的。

诸葛轩此时看得项开的模样是非常心疼,不经意间也有泪水夹杂着鲜血映照在双眼中,项前4人也是看到了诸葛轩的变化了。

诸葛轩平复了心情,现在还不知道项开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他要再看看另外两个朦胧的人影是什么人,可是他怎么看也是看不清,另外2个人影,依旧还是那样的朦胧。

他不甘心,再次施展术法,又有股股鲜血从眼睛中流出,映照在双眸间。此时正在给诸葛轩护法的项前4人,已经明显的感觉到诸葛轩的气息又弱上了许多,那有些许皱纹的脸庞上,逐渐出现了一道道裂口,不断有血从中溢出,而且正在不断地从脸庞往躯干和四肢蔓延,整个人身上都有了一道道的裂口,从衣服上还能看到几大片被染红了。

现在诸葛轩的心神承受着更大的痛楚,但是他并没有在肉身上体现出痛苦的表情,只是他若是再施展下去,怕是要遭反噬危及生命或是修为大跌了。不过他依旧再次看向那两人,无奈还是朦胧的看不清啊。

正当他准备拼了老命,再施展术法时,突然发现一动不动的项开,竟突然间动起来了,而且还朝那2个朦胧的人影大喊大叫着,并且还蹦跳起来了,像个猴子一般。神情异常激动的样子,感觉是遇到了救世主一样。

看到这个画面后,诸葛轩撑不住了,神识直接被反震出了卜算迷雾,直到最后诸葛轩都没能看清那2个模糊的人影。

此刻的项前4人正在焦急地为诸葛轩护法并等待着,只是突然间就看到诸葛轩吐了好几大口的鲜血,然后便直接昏倒在了地上。

 




第三章 做该做的事

 

看到诸葛轩突然间就直接瘫倒在地上了,且昏迷不醒的样子,项前4人连忙上前查看诸葛轩,怎奈他们都是体修,不擅长治疗之术,顿时这4人也是慌了。

“啊,对了,悟道茶!”突然项前像是想起了什么,大喊道。

项前立马从剩下的5杯悟道茶中,随手拿了一杯没有喝过的悟道茶,给昏迷的诸葛轩小心的一点一点地喂到了嘴中,还好这悟道茶乃是极品宝物,进入口腔后,不需吞咽,也会自主从口腔流入体内,不然的话,就该有个人给诸葛轩嘴对嘴的喂下去才行。

项前慢慢地将一杯悟道茶全部给诸葛轩服下后,这才缓了口气,接着帮诸葛轩擦去了满脸的鲜血。

喝过悟道茶后,诸葛轩开始逐渐地醒转起来,只是脸色依旧非常的苍白,他艰难地睁开双眼,无神的朝四周望了望。

项前他们都可以看到诸葛轩睁开双眼的时候,眼中仍有鲜血残留着,随着诸葛轩眼皮的睁开,几丝鲜血顺着诸葛轩两眼的眼睑,慢慢地流了下来,模样甚是凄惨。

项前看到诸葛轩醒来的模样,连忙激动又自责的说道:“诸葛兄,是小弟项前无能,让你受难了,我项前发誓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也要给你找到良药,帮你恢复修为,助你到达仙境!”

诸葛轩此时眼神开始恢复了一些神采,然而却只是淡然的说道:“没事、没事,项前老弟,我偶尔挂点彩也是正常的,这些伤修养些时日就会好了,不用如此。那个修为失去了就再修炼嘛,而且我是修炼过来的人,再修炼一次会更轻松的,呵呵,咳咳…”

诸葛轩说着说着,便不禁吐了一口血出来,可这吐出的血却是黑色的,而且好像还夹杂什么颗粒状的东西,像胶糊一样,浑浊在一起,让人看得也有些瘆得慌。

项前4人见状,心中又是一惊。项前正想说话,但被诸葛轩拦下了。

诸葛轩摆了摆手,说道:“你们勿要惊慌,这黑血以及其中的颗粒状东西,是卜算时遭到不祥之力的侵蚀,在我体内所凝聚出的东西,因为悟道茶的缘故,现在被吐出来了,哈哈哈,现在轻松多了。”

诸葛轩说着,还稍微舒展了下身子。

被诸葛轩这么一说,项前凝重的神色稍微缓和了些。只是现在的项前并不知道,诸葛轩的修为是修炼不回去了,因为那跌落的修为是被诸葛轩使用禁术给祭献出去了,所以他已经没有了,可以修炼到之前境界的资格了,这就是使用禁术的代价。

但诸葛轩的伤势确实可以恢复,最后心神被震出迷雾,也并不是因为过度施展术法被反噬,而是看到项开至少是安全时,松了口气,顿时便撑不住了才被震出了卜算迷雾。

 

“好了,不聊这些了,项前老弟,我看到开儿了。”诸葛轩激动地说着。

这时项前4人也稍微振作起来了,仔细地听着诸葛轩讲述他看到的画面,只不过说的时候,诸葛轩加了点自己的描述。把项开说成是在某个未知的地方修炼,也没有把项开那瘦骨嶙峋的样子说出来。

在得知项开是安全时,项前4人也是稍微放下心来了。

这时诸葛轩又平静地说道:“我当时看到的开儿,应该就是10岁时候的他,现在的开儿还只有7岁,至于那地方在哪里,待我恢复些了,再卜算一下,到时你们还有时间去找他。”

同时诸葛轩心想:“看来得彻底恢复下,并且再去搞点极品的宝物过来,才能再次卜算了,这次拼了老命,也只能看到三个人影,其他全是白茫茫的一片,而且另外2道人影根本就看不清,从始至终都是完全模糊的,也不知开儿他,是福是祸啊,我可从没卜算过这样卦,真是太诡异难测了。”

听到诸葛轩还打算要卜算时,联想到之前的情景,项前连忙说道:“诸葛兄,你不用再卜算了,更何况也知道他是在修炼了,他也有他自己的路要走,至于在哪儿,我现在也不着急了。知道开儿没事,我就放心了。”

“嗯嗯,我知道的,不算了,我还要好好休养呢,看到开儿没事,我也放心了。”诸葛轩也是随意地说道。

……

他们五人又闲聊了一阵子。项前4人也把剩下的那四杯悟道茶各自都喝了。

“诸葛老头,我们就不多打扰你了,你就好好养伤,以后老弟我还会经常来看你的,找你切磋切磋呢。”项前看似轻松的朝诸葛轩说道。

“项老弟,欢迎经常来找我聊天,我可是时常闷得慌啊,哈哈。”诸葛轩也是爽朗地笑着说道。

另外的3人也依次向诸葛轩告别。

 

随后项前4人便走出了天机阁,走到某个十字路口时。

“大哥,咱们现在去哪儿?”项天熊问道。

项前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道:“先和你们说个事,这之后你们就不用跟着我了,等下就回族里去。”

项前从怀里拿出一个令牌,接着说道:“天鹰,你最稳重,这是族长令牌,你拿好。”

项天鹰只是静静地看着项前,并没有去接这个族长令牌,而是冷静地说道:“大哥,你有什么事,和兄弟们说就行,不管上刀山,下火海,你说去哪儿,咱就去哪儿!我们项氏一族怕过谁!”

这时项天熊激动地说道:“是啊,大哥,你要干什么,咱一起去!”

一旁的美妇人也是坚定地说道:“大哥,不管你做什么,我们都支持你,你有什么事也我们说说。”

项前看着项天鹰3人,仍是平静且毋庸置疑地说道:“好啊,那我现在要你们干的事,第1件就是,天鹰,这个族长令牌你拿好,族长的位置我就交给你了,你可得给我好好干,可别给我们项氏一族丢脸。”

说着项前把族长令牌递给了项天鹰,项天鹰这次直接收下了。

“天熊,青莺,你们2人要好好辅助天鹰,别让他掉链子,哈哈。”项前又接着说道。

项天熊和项青莺都重重地点了点头。

“好了,第2件事呢,就是你们替我去看看诸葛老头,我估计他的修为并不是容易恢复的。那老头子就是报喜不报忧,还有开儿的事,我估计也没他说的那么简单。清兰的话,你们就如实和她说吧,要瞒也瞒不过她的。”

项前顿了顿,又说道:“清兰那边,替我跟她说声对不起,还有告诉她我一定会把开儿带回来的,让她放心,不用寻我。”

又顿了一下后,项前看着项天鹰,说道:“天鹰,这第3件事呢,就是回去后你就对外宣布,我闭关失败被反噬兽化成魔了,叛逃出了族中,正在全族通缉。族长由你代为接任。”

“另外每隔半年左右,我会在我们的秘密地点放一些宝物,你们拿去族中,除了我们族中自身需要的兽骨外,其他宝物全部帮我带给诸葛老头。”

 

项前说完4人都沉默了一瞬。

项天熊这时则是焦急地说道:“大哥,你这是要干什么啊!咱兄弟就不能同进退么!”

项前只是看着项天熊,平静地说道:“我要去巨碗城。”

“难道大哥你要…,这样你就是违背了巨碗城的意志了,会被城中的意志直接抹杀的。”项天鹰激动地说道。

“不要啊,大哥。我们和你一起去。”天鹰、天熊、青莺三人同时说道。

 

项前则是毋庸置疑地说道,“你们不要跟过来了,好好发展家族。这是我作为族长下的最后一个命令。”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