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行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忆梦尘原
来源: | 作者:微晋屾 | 发布时间: 2022-03-18 | 9983 次浏览 | 分享到:
在一个繁华大陆的某处,一座古老且庞大的城市中,聚集了无数强大的生灵,有人族、兽族、妖族、骨族、敖天族……等各个种族的强者。他们每个看起来都异常的激动,扯着脖子相互呐喊着。
没有人知道这个“巨碗”是怎么形成的,但是所有生灵都知道,这个形如巨碗的地方,是个货真价实的聚宝之地啊,因为在这里经常会随机…

这五个门派的一行人,很快也都到了这村落。然后各自四散开来,准备开始“捡漏”了,他们就各自物色了一个比较好的地点后,搭起了临时营帐,准备着招生事宜了。

他们一般会在村落中待上15天的时间。各个村庄的适龄孩子也都会争相恐后地去碰碰运气,寻个修炼的机缘。今日也是招生的第1天。

 

数日后。

村落旁,山间的一条小溪边,有许多妇女在这里洗着衣服。

这时其中一名女子说道,“秋宁啊,还是你家阿尘会干活啊,你家如山是怎么教的啊?”

“是啊,你家阿尘这孩子可会干活了,现在才11岁,但是什么水稻、小麦种植、各种果树栽培之类的,这些可都样样精通啊,长大了肯定也是个勤快的好男人啊,哈哈。”王家村的王大婶说道。

“可不是嘛,秋宁,自从你家阿尘帮我改进了种植方法后,我家水稻、小麦可是一年比一年产量高啊。那多的粮食还能卖到镇上去,赚些银两回来呢,哈哈哈…”赵家村的赵大婶笑得合不拢嘴地说道。

“是啊,我家的苹果树也是一年比一年好,个个果子大又香甜可口。我家男人说吃这苹果比他喝的酒还有味道呢,他现在变得经常吃苹果,都不怎么喝酒喽,哈哈哈…”陈家村的陈大婶也是笑着说道。

“我家梨也是…,以前我家男人说喝酒后干农活有劲,现在他是吃完梨后干活贼起劲,呵呵呵…”

“我家桃子也是…”

一众大妈大婶来了话题了,开启了嗨聊模式。

 

“是啊,自从3年前阿尘给咱村里普及了,新的种植方法后,咱们是年年丰收,一年比一年好啊。”这时冯家村的冯大妈又开心地说道。

这个叫秋宁的女子,欣慰的笑着,听着大家说着自己家的阿尘,时不时也说上两句。

大家就在这愉快的氛围下一边洗衣服,一边高兴地七嘴八舌的说着,这些那些的事情。

 

“我早上听去山里打猎回来的大牛说,好像来了一批修炼者,而且人还不少呢。这次有25人呢。”

“呀,这次来的人可真多,以往也就10来个人。”

“可不是么,这几年他们每年都会来咱们这些村里,寻找有天赋的孩子,带回去培养。”

“但是他们来的这三年里也就带了2个有天赋的孩子回去。”

“咱们村落能出2个能修炼的就不错了,咱们村里也就30年前出了个修炼者,只是后来听说又参军去了,就再也没回来了。”这个人说话的时候,似乎还无意的看了其中一个蓝衣妇女一眼。

“是啊,咱们村落虽然很久没有修炼者出现了,但是每年还是会有些人,去镇上的山阳派招生的时候,碰碰运气的。”另一个人也是说道。

“是啊,听老一辈的传下来的话讲,千年前咱们村落里还时常能有修炼者出现的,而且还出现过一个非常厉害的强者,只是后来不知怎的突然就很少出现了,现在咱村又开始有能修炼的人出现,也是最近3年的事情了。”孙家村的孙二娘讲着老一辈流传的事情。

 

“而且据老一辈传下来的说,要在12岁以下时自主激发了修炼经脉的人才能修炼,过了12岁就无法激发修炼经脉了。也就一生都无法修炼了。”孙二娘继续说道。

“呀!秋宁,阿尘今年是不是11岁啦。”这时那个蓝衣妇女说道。

“是啊,萍姐,不过阿尘这孩子看得开,他不在乎,他说自己搞搞种植也蛮开心的。”那个叫秋宁的女子说道。

“可就苦了你家容静丫头了,我家阿尘选不上,容静丫头也不主动去给那些门派的人测试天赋了,容静挺聪明的,会弹琴、作画,还会下棋呢。说不定还真有什么天赋,可以被选上呢。你可要劝劝你家容静让她去参加测试,我家阿尘可是没这个福份啊。”秋宁又接着说道。

“是啊,你家容静也11岁了,再不去测试,过了12岁,他们就不给测了,多可惜啊。周萍啊,你一个人把她带大也不容易,这可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啊,你可得好好劝劝她啊。”吴家村的吴翠花说道。

周萍则是略显无奈地说道:“容静这孩子啊,已经和她说了很多次了,但是她不会去的,她说她说不后悔。”

“其实啊,现在也蛮好的,咱们青绵皇朝百年来,都挺安稳的,像我们凡人过得还自在呢,听说那些修炼者的世界可争斗的很呢。不能修炼说不定还是件好事呢。”周萍又接着说道。

 

“嗐,咱不说这个话题了,阿尘这孩子也是很好的,不但种植技术好,而且身体还强壮,经常带着咱家分子到山里打猎去,每次都能打到很大又美味的猎物回来。”吴翠花岔开话题,说道。

李秋宁这时也对吴翠花调侃道:“呵呵,是啊,他们仨孩子打小就在一起玩儿,这不,你家分子,这一个月更是天天和阿尘粘在一起,和我家阿尘同吃同睡的,比容静丫头都粘得紧啊,哈哈哈。”

吴翠花这时也尴尬地说道:“也不知吴分那臭小子搞什么,一个月前就和我说,要去你家和阿尘住一起,搞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那臭小子天天住你们家,吃你们家的,搞得就像回自己家似的。”

李秋宁也笑着说道:“翠花啊,咱们这关系你就不用在意了,吴分在我们这儿,还是很乖的,也经常帮我们干些活什么的。”

“这臭小子在自己家,都没见怎么干活的,现在倒是勤快了,也好,也好哈哈哈。”吴翠花吐槽道。

“你们还可别真说啊,阿尘和吴分这俩人长得,还是真有点像,只不过一个瘦些,一个胖点,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俩是兄弟呢。”这时有人打趣着说道。

哈哈哈哈,一群人也是笑了起来。

接着,又开始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起来。

 

周家村,一家屋门旁。

在屋门不远处,还有数个小孩儿在玩着,某个能持续发出声响的玩具,这个玩具只要往地上一摔或是猛烈撞击下,就能持续地发出有节奏的声音,或是杂乱无章的声音。

“哈哈哈,三娃,这个真好玩,还能发出‘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这样的声音。”一个小男孩边玩边开心地说道。

“二米,你那声音不行,你听我的这个声音球的。看我的,我摔…”三娃对刚才那个小男孩说道。

接着三娃把这个声音球往地上猛的一摔,这个声音球就持续的发出了一阵阵非常杂乱的声音,听得让人甚是不舒服。

“啊,三娃你这个声音太难听了,快把它停下来,不然不跟你玩了。”二米连忙对三娃说道。

“是啊,是啊,三娃你的声音球发出的声音太难听了。快把他停了,不然我们都不跟你玩了啊。”这时旁边其他几个在玩声音球的孩子,一齐说道。

“好吧,好吧,我把他停了,你们这是不懂得欣赏啊,吴分哥哥做的声音球里面,我就觉得这个好。”三娃似乎还有些不服气的说着,但是还是把声音球给停了。

二米缓了口气说道:“哎呀,耳朵终于消腾了。三娃,你还是找吴分哥哥重新做个声音球吧。这声音我们确实都欣赏不来啊。”

……

 

不多时,这家屋门前。站了一个瘦弱的男孩。

“容静、容静~,你快出来呀,我给你带了刚抓回来的猎物,新鲜着呢。”一个瘦小的男孩一只手拎着猎物,透过紧闭的大门向门内喊去。

不多时,门开了。随着门的缓缓打开,一张绝美但略显稚嫩的小脸探了出来,此时这张小脸眉头略有蹙起,而且还鼓起了嘴巴,瞪着这个瘦小的男孩,此时也甚是可爱。

这个男孩此时看到这可爱的模样,也是憨憨地笑着,还给女孩展示了他手中的猎物,在她面前晃了晃。其实这男孩手中拿的,就是一只鸭子,这鸭子还时不时的,嘎嘎嘎的叫着,不断地扑腾着翅膀,想要挣脱开的样子。

这时女孩的眉头则更加蹙起了,略带无奈道:“冯强哥,你不用天天给我们家送鸡鸭鹅这些来的,我和我娘两人根本吃不了那么多,你看。”说着女孩打开屋门,朝院子里深处,一块大的空地上指了指。

此时这块空地上有几十只鸡鸭鹅,在群禽乱舞,“过过过”“尬尬尬”“饿饿饿”…各种龙蛇走位,场面还是稍微有点乱的,一不小心可能就要把控不住了,还好有栅栏围着它们…

女孩又接着说道:“冯强哥,你真不能再送了,我们不但吃不了那么多,每天还花时间养着它们,伺候不好它们,还搞得鸡鸣鸭叫的,我和我娘哪有时间养鸡鸭鹅啊。”

这个瘦弱小男孩有些尴尬地憨笑着,不过手中的那只鸭,还是被他抓得紧紧的。

“你要再送,我就真不能再理你了,这次我是很认真的了。”同时女孩也鼓起了可爱的小脸,气鼓鼓地说道。

冯强这时却说道:“这不行啊,我总不能每次都空着手来看你吧,这多没诚意啊,岂是男子汉所为!”

“我娘说去别人家窜门的时候,要带点东西啥的比较好,就这么空着手过去,多不礼貌啊,我是个男子汉,当然要讲礼貌了,可能不能空着手来的。”冯强又一本正经地说道。

这时女孩满脸黑线,说道:“那我下次去你家的时候,把这些鸡鸭鹅也都再给你带回去,我也不能空手去你家啊。”

这时这个瘦弱男孩有些愣住了,心想:“还能这么操作的?那我这礼,是算送还是没送啊?”

这个叫容静的女孩见冯强愣住了,便说道:“好了,你别傻站门口了,先进来吧。”

冯强这时便憨憨地走了进去,不过还是径直往养着鸡鸭鹅的栅栏走去,然后把手中拎的那只鸭子,给放进栅栏里了,顿时那只鸭子,就撒欢似地跑了,‘嘎嘎嘎’的欢叫着,去找其他鸭子了。

这栅栏里一下子,又是一阵鸡鸣鸭叫,鹅折腾…

容静见状,突然不想说话了,只想说:你容我先静一静…

 

这时屋外门口,那群玩儿声音球的小孩们凑了过来。

“快看,那不是冯强么,又来给人家容静姐姐送东西了。”正在一旁边玩耍的二米说道。

“可惜啊,人家容静姐姐,就喜欢围着李尘哥哥转,时不时的还找李尘哥哥玩呢。”这时三娃也调侃地说道。

此时冯强听到李尘两个字,突然咋呼起来,说道:“三娃,你个臭小子还敢再我面前说这说那的,先打你几屁股再说。”

“容静姐姐,你看,冯强哥哥又来吓唬我了,我好怕呀,呜呜呜…”三娃突然跑到容静旁边说道,并且朝冯强做了个鬼脸。

“三娃啊,你是越来越鬼机灵了。”容静笑着说道,并悄悄地敲了三娃的头。

冯强此时也不好拿三娃咋样了,他本来也就是吓唬三娃而已的。

“不过你们这些小鬼头,在我家门口玩声音球,搞得很吵闹,这事儿怎么说呀,三娃?“容静又笑着对三娃说道。

这时三娃眼珠子嘀溜一转,说道:“容静姐姐,你弹琴给我们听,我们就不玩声音球了,好不好呀?”

这时容静说道:“你们打扰了我,还要我弹琴给你们听?有这样的好事么?”

三娃这小鬼又眼珠子嘀溜一转,说道:“那我们帮你把这些鸡鸭鹅,送回冯强哥哥家去,咋样?”

 

他们说话的时候,冯强还愣愣地站在那儿,不过一听到,要把鸡鸭鹅给自己送回来,顿时就说道:“三娃,看来我得是,真要抽你几下屁股了。”

三娃见状,顿时又躲在容静身后了,容静只能笑着说道:“好了,好了,你们不要闹了,我弹琴给你们听吧。”

“容静姐姐,你弹琴真好听,我想听你弹琴。”此时躲在容静身后的三娃又兴奋地说道。

“我也想听”“我也想听”…旁边还有五六个孩子,也都兴奋地嚷嚷着。

“好啊,那你们都进屋里来,我弹琴给你们听。”容静也是开心地说道。

不过冯强并没有留下来,而是主动和容静告别后,自己离开了。

 

此时,五个门派的招生点,也都是人满为患了,但都在有序的进行着天赋测试。

冯强从容静家离开后,就径直朝着青铜派的招生点走去。


(本章完)

更多章节内容,可关注公众号阅读。





划重点:由作家微晋屾创作的小说《忆梦尘原》,已经在微信公众号(jwsuibi2020)首发连载,


这是一部脑洞玄幻类小说,剧情跌宕起伏,充满各种脑洞大开的新事物…


还有更多意想不到的故事在里面哦,感兴趣就赶紧关注公众号阅读吧。


更多章节内容见微信公众号:


上一篇:
下一篇: